火锅与滷味


时间:2020/9/7 4:22:01

『火锅和滷味,由妳选』

「嗯…嗯…嗯…滷味」这个嗯停了好久。

不是考量吃食,而是选择地点。

是火锅店,还是motel。

他说,可以边吃边泡澡边看电视,很舒服的。

但这对她来说是全然的陌生,想到僵硬四肢的自己,怎么想都不是舒服的样子。

但她硬着头皮答应了。

搞不清楚,答应是因为渴望他,还是渴望那偷情每一步的不确定感与欢愉刺激。

买完食物,她们的车往motel开去。

女孩难得的沉默。平常的她是开朗而多话的。

是紧张还是害怕?只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

看着车缐流动着与商店在车外像马般的奔驰,而答应的话语也是飞快收不回来的。

在他买完啤酒上车时,她愣愣的看着他

对应他的轻松,她是一片空白的。

如白纸的空白。

进到房间,他去浴室放水

她跟在身后看着浴缸色光霓虹在眼前变幻,错落着各种色调,她笑着说好玩,乱问着一些

房间的设备什么的,掩盖着心中反反覆覆的情绪,复杂。

仍是觉得现在身处在此,不可思议。

两人对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吃着滷味,浴室的水流哗啦啦的,和着电视声盖住女孩的心跳

他很认真的看着电视,她假装认真的看着。

水满了,他说。

本来他要先进去沖澡的,但考量到她第一次的害羞,叫她先去沖毕可以先跳下水去泡着。

在浴室里,她一副若无其事的用着龟速沖洗,然后跳入浴缸,温凉的水温仍飘着缕缕蒸气

,眼睛白茫茫的雾气和着她零乱的心情,隐约的看不清楚。

眼睛盯着电视,却根本难以专注,前面的画面切换着不知道是什么,此时,她只听到身旁

浴室的沖澡声,然后将整个身体狠狠的埋进水里,

紧张的毛细孔全都张开了。

他进入浴缸,拍了拍她的脚

『別紧张,放清松』

他继续吃着滷味,配着电视和啤酒。

她几乎沒吃多少,难得的沒什么胃口。

紧绷着等待。

但,什么也沒发生。

在雾气蒸腾中,身体渗出薄薄的汗水,延着颈肩滑入水中,彷彿是他的轻抚。

好热,她说

起身将身体擦干的同时,她耍赖的说

「我可以穿衣服吗?」

『不准』

她嘟着嘴包裹着大浴巾,躲到床上。

两人半躺半坐的倒在床上,眼睛沒离开电视。

渐渐的,两人越来越近,交叠的手到她靠在他的肩上,然后进入他的怀里。

当他的手覆上她的乳房和进入大腿内侧时,她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话又说回来,在答应的同时是不是就回不去了呢?

当他在最隐晦而私密的部分揉捏挑逗时,她只能不断从口中溢出一声声的低吟,交杂着泣

音,一波一波的高潮淹了过来,浪潮将女孩的理智一点一滴的吞吃,并将她送往更高一层

的礁岩。

但,他很坏的始终不让女孩高潮,一次又一次,在即将到临界点前,收手。

让她的慾火绵延缠绕,煎熬

他引导她含入他的乳头,女孩专注的舔抵,并往下开始挑拨他的慾望。

她认真的吞吐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蛇逐渐昂扬。

当他插入时,她欲泪的情绪和慾望同时冲到了顶峰。

他用毛巾盖住了她的脸,好在。

强烈的快感推挤掉那错乱的悲伤,当毛巾拿下来的同时,她看着他,记住了此刻的样子。

然后在进出的愉悦中只能瞇上双眼不断的淫叫着。

闭着眼睛,沉醉。

『看着我,是谁在插你』

『把脚张开,再开,嗯…不准放下来』

她,只是遵照,也只敢服从,在床上他是King,只能臣服于他之下。

情感,亦是。

在戴上套子之后的快速冲刺中,以他的射精作结。

他沉沉的睡去,而她只是靠着他的肩听着他的鼻息,理着脑子中打结的毛缐。

打结了。

她沒有睡着,却像做了一场梦。

看着身旁的他,看着陌生的环境,看着,自己的心。

催促时间到的电话吵醒了这个梦,两人沖澡和穿上衣物,从赤裸又变回了本来的样子,

但有些东西却不再相同了。

冰箱还有两瓶啤酒,桌上仍有一大包冷了的滷味。

滷味,由女孩带走,因为是她的选择,不是吗?

在车上,她依然沉默

突然,她吐出

「原来,不过如此」

上一篇:决战异世界之嫩妻喜欢打野砲 下一篇:终于征服了大姨子